字級:
:::
時政講義
可以不怕老,但一定怕失能
日期:104-12-08    

 

高齡社會長期照護的問題,困擾著愈來愈多的臺灣家庭,長照服務法的通過實施,及未來長照保險法的開辦,即是為幫助失能者及其家庭,不再獨唱悲歌。


人或許可以不怕老,但一定都怕失能,依我們104年的統計,目前全國失能失智人口已近76萬人,推估到114年進入超高齡社會後,將快速增至近120萬人;一般來說,家庭中如有1位失能者需照顧時,至少會影響到2-4位家人。生命中的「萬一」無法預測,但若不幸發生時,誰可以來幫忙?

104年8月11日行政院【內閣踹共】網路直播,由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左)主持,邀請到衛福部部長蔣丙煌說明及答復長照相關議題。(圖:行政院新聞傳播處)
104年8月11日行政院【內閣踹共】網路直播,由行政院發言人孫立群(左)主持,邀請到衛福部部長蔣丙煌說明及答復長照相關議題。(圖:行政院新聞傳播處)


為幫助失能者和失能者的家庭,政府積極推動《長期照顧服務法》(以下簡稱《長服法》,已於104年6月3日公布,並於公布後2年實施),以及《長期照顧保險法》(以下簡稱《長保法》,草案已送到立法院),但這長照「雙法」究竟能幫我們什麼?行政院於104年8月11日線上直播【內閣踹共】裡,由發言人孫立群主持,邀請到衛生福利部部長蔣丙煌(以下稱蔣)來為我們說分明!以下為訪談的重點摘錄整理:(完整影音內容,請上【內閣踹共】

臺灣的長照制度是什麼?
蔣:我國國民平均壽命長,生育率下降,至104年6月止,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12.2%,推估107年會達14%,114年更達20%,進入超高齡社會。為解決高齡社會衍生出的長期照護問題,政府循3個階段來建構我們的長照服務體系。

第一階段為97年起推動的「長照十年計畫」,作為長照服務網絡的先驅計畫,服務對象為經評估日常生活需他人協助的失能者,包含65歲以上老人、50歲以上的身心障礙者、55歲以上的山地原住民、獨居且失能的老人,依照顧需要、失能程度及家庭經濟狀況,提供不同內容及次數的服務;第二階段則是辦理「長期照護服務網計畫」及實施《長期照顧服務法》(104年5月15日完成三讀,6月3日經總統公布),長照服務網計畫是用以充實資源服務網絡及量能,發展在地資源,依服務資源需求,全國劃分為大(22個)、中(63個)、小(368個)區域,研訂獎助資源發展措施,並以社區化及在地化資源發展為主;而長期照顧服務法是我國長照發展的根本大法,內容涵蓋了長照服務的整體內容,包括人員管理、機構管理、受照護者權益保障、服務發展獎勵措施等等,除整合各類長照服務基礎,包括居家、社區跟機構住宿的整合式服務外,也使小規模多機能的服務有了法源。另也規範外籍看護工,將來長照機構也可聘雇派遣到家庭服務,還擬定照顧服務員的專業地位及設置長照基金,再來就是將家庭照顧者也納入服務對象等,並訂於2年後開始實施。第三階段則是要推動長照保險制度——《長期照顧保險法》,亦如荷蘭、德國、日本與韓國皆是以社會保險制度,來減輕社會及家庭的經濟壓力與照顧負荷。

考量長照十年及長照服務網計畫已完成其階段性任務,另長照服務法通過使長照服務制度也有了明確且一致的規範,故整合長照十年計畫及長照服務網計畫為長期照顧服務量能提升計畫,持續提供民眾既有長照服務、投入長照人力充實與培訓,更運用長照基金布建長照資源,增進並兼顧我國長照服務的質與量。

因應臺灣社會人口日趨老化所衍生的長期照顧問題,長服法及保險法是為照顧失能者,及減輕社會及失能家庭的壓力與負荷。(圖:擷自行政院新聞傳播處「長期照顧--微假期篇」短片)
因應臺灣社會人口日趨老化所衍生的長期照顧問題,長服法及保險法是為照顧失能者,及減輕社會及失能家庭的壓力與負荷。(圖:擷自行政院新聞傳播處《長期照顧--微假期篇》短片)

為什麼《長服法》要公布後2年才開始實施?
蔣:
因為長照服務法裡面還有大概九個子法需要訂定,其中一個是有關長照法人機構該怎麼樣設置,也就是包括財團法人、社團法人等等,還要立法院的通過;另外,如何評鑑這個長照法人?如何管理人員等等,都需做後續的處理,所以長照服務法雖然通過了,但後續還有很多的工作要做,整個建置才算完成。

長照法人如果可以是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會不會讓社會福利變成商品化,成為有錢人的福利?
蔣:
我們的醫療體系中,公立醫院只占三成,其餘七成都是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的機構。雖然社團法人可以分配盈餘,但也就是這樣民間企業較樂於進來。目前我們整個醫療體系是相當健康的,醫療水準非常高,從這一次八仙塵爆事件,面對大量嚴重燒傷的傷患,我們醫療體系馬上就能夠處理,後續的照顧,整個死亡的人數,相對也較低,這在世上是很少見的例子。所以未來的長照,我們也希望民間的資源能夠投入,甚至希望它創造另外一個產業。

但須強調,整個保險制度,是提供每個國人基本的照顧,就像現在健保體系一樣,可以得到基本的看病醫療,但如果說要住單人病房,就要自己負擔,未來的長照體系,差不多是這個樣子。

我們現在一年的勞動力就減少18萬,將來照顧人力怎麼解決?
蔣:首先,我們要培養長照的人力,像日本已在2000年的時候實施長照保險,現在超過120萬的服務員,且每年還以8萬人的速度在增加,他們是在高中職就廣設長照科系,其實我們也試圖朝這個方向規劃推動,但要學生願意讀這科系,第一是增加它的誘因,讓大家願意投入這個行業,同時也要建立它的專業地位,讓學生投入職場後有尊榮感,且需有完善的職涯規劃發展。目前已經有一些學校,設有相關照顧服務科;另外我們也希望現有的護理科系,可多培養一些人才投入這個職場裡。

培養本地的人力投入這龐大的體系,是我們絕對的目標,但若人力還是不足時,規劃讓外籍看護工交叉混合地運用,給予他們適當訓練,以提升服務品質。

我們的長照體系,提供有所謂的喘息服務,如安排失能者短期機構住宿式服務,或由照顧服務員到家中協助照顧,讓家屬能獲得暫時的休息。(圖:擷自行政院新聞傳播處「長期照顧--微假期篇」短片)
我們的長照體系,提供有所謂的喘息服務,如安排失能者短期機構住宿式服務,或由照顧服務員到家中協助照顧,讓家屬能獲得暫時的休息。(圖:擷自行政院新聞傳播處《長期照顧--微假期篇》短片)


我們人口正在老化,長照保險財務撐得住嗎?年輕人會不會變成只付錢,自己卻用不到的一群?
蔣:長照所需的財務大概分兩塊,一個是長照服務法中長照基金的設定,五年120億新臺幣,用於發展長照所需資源,財源包含政府撥充、菸捐及其他捐助。另一個是服務方面所需的費用,一年預估1,100億元左右,約為健保所需費用的五分之一,這部分要用長照保險的方式來處理。目前我們規劃推動的長照保險制度,是由雇主(40%)、被保險人(30%)及政府(30%)共同來負擔費用,將來它的財務也會很健康。

至於年輕人,當然年輕人用到機會比較少,但失能是不分年齡的,目前失能的人口中也不乏年輕人,所以長照不只是照顧老人,是照顧所有失能的人(依104年的統計,65歲以下失能者約27萬人,占全國總失能人數36%),而年輕人一旦失能,需要長照的時間將更長,更應該參加保險。又我們須想到,如果家庭中有一位失能的人,整個家庭會受到多大的影響,包括家中的年輕人,且人人也都會老,這個體系的建置,是為失能者整個家庭的需求而設計。

雇主須分擔長照保險費用的四成,這是一個合理的比例嗎?
蔣:
我們的健保負擔,雇主的負擔為60%,其實一開始規劃長照保險的時候,也是雇主負擔60%,後來降到40%,相較來講已較低。保險是一個共同分擔的制度,雇主要讓員工安心的工作,不會因家裡有失能的年長者或者是其他失能的人,而影響他的工作,影響公司,成為社會的問題。所以由雇主負擔一部分的經費,政府和被保險人自己也負擔一部分,我認為是一個合理的安排。
 

(資料提供:衛生福利部/製表:行政院新聞傳播處)
資料提供:衛生福利部 / 製表:行政院新聞傳播處

現政府推動中的日間照顧服務,會受長照的影響嗎?
蔣:
它們不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現推動中的一鄉鎮一日照政策,預計在105年年底,將完成布建368個日照中心,日照可以說是長照服務其中的一環,長期照顧服務有居家式的、有社區式的、還有機構住宿式的,而日照也是其中的一種,可以提供部分的長照服務。

臺灣的長照制度和其他國家一樣嗎?
蔣:
們訂定整個長照體系時,也參考了許多國家的作法,例如保險制度參考日本、德國及韓國等,我們也希望人民能夠在地老化,所以居家和社區式的服務是重點,但有時候居家跟社區不太可行時,就必須要提供機構住宿式服務,如現行的護理之家,養護機構等。我曾到比利時觀摩,看到他們用各種政策鼓勵居家式的照顧,讓失能者能儘量留在家裡,因為在家裡可獲得比較貼切的照顧,心理方面也較容易得到安慰。

整個長照體系裡,最特別的地方是什麼?
蔣:事實上,我們整個長照服務體系,都是為了讓失能者的家庭能擺脫悲情,所照顧的不只是失能的人,也會照顧到照顧失能者的家人。除用保險制度,讓失能者家庭不需擔心財務問題,可利用政府提供的居家式、社區式或機構住宿式的照顧措施,讓家人不需為了照顧失能者而放棄工作。另外,最特別的是我們有所謂的喘息服務,也就是提供臨時性或短期性的照顧服務給付,如安排失能者短期機構住宿式服務,或由照顧服務員到家中協助照顧,讓家屬能獲得暫時的休息。這是整個體系裡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希望能照顧到每一個人,不要因為家庭裡有一個人出現了失能的問題,全家都受到影響。

我還有好多問題想問?
蔣:衛福部網站上有一個「長照政策專區」http://www.mohw.gov.tw/cht/ltc/),有任何相關的問題,都可以上該網站查詢;另外裡面也設有互動區,歡迎提問,都會有人回應。讓我們一起關心長照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