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國防與外交
對外關係
日期:107-09-05    資料來源:外交部

外交政策


中華民國憲法第141條規定:「中華民國之外交,應本獨立自主之精神,平等互惠之原則,敦睦邦交,尊重條約及聯合國憲章,以保護僑民權益,促進國際合作,提倡國際正義,確保世界和平。」我國政府依據憲法,捍衛我國主權及維護國家利益,致力推動繁榮臺灣的外交政策以及強化國際地位的對外關係,並與友好國家共同努力以增進區域和平穩定與發展。

我國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秉持「踏實外交」原則,強調穩健踏實,互惠互助,致力於和平與發展,建立與邦交國永續夥伴關係,並與理念相近國家深化與廣化多元領域的實質關係,特別是與美國、日本、歐盟成員國等民主國家建立價值同盟關係,推動臺灣融入國際社會體系並與國際規範接軌,持續爭取國際參與及對國際社會做出具體貢獻,透過國際合作及人道救援等方式,提升臺灣的國際優質形象,讓臺灣成為國際社會不可或缺的夥伴。

我國政府全力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對於東海及南海問題,主張應擱置爭議、共同開發。我政府將依據《聯合國憲章》及《聯合國海洋公約》及相關國際法所規定和平解決爭端的方式,與相關各方進行對話協商。
在區域安全方面,我國恪守理性和平及利益共享原則處理國際爭端,積極扮演「和平的堅定維護者」及「和平的積極溝通者」的角色,和相關各方建立常態、緊密的溝通機制,透過與各國的對話與合作,以加強彼此在傳統、非傳統安全及經濟整合等議題的交流和互信,化解爭議,共同增進區域穩定與和平發展。我國亦積極參與國際經貿合作機制,加強和全球及區域的鏈結,開拓海外商機,協助臺灣經濟轉型升級。我國政府全力推動「新南向政策」,積極加強和東協、南亞及紐澳等國在經貿合作、人才交流、資源共享及區域鏈結等四大面向的互利共贏關係,進一步建立「經濟共同體意識」。

我國政府期盼全面運用並結合民間多元能量,協力推動多層次與多面向的外交,讓臺灣成為「深化民主」、「自由選擇」、「永續創造」、「和平解決衝突」的「亞洲新價值」典範。
 


對外關係



亞太地區


亞東太平洋地區泛指北起日本、韓半島,南至澳大利亞、紐西蘭,西起印度向東涵蓋孟加拉、東南亞及太平洋諸島國等。亞太地區倘不包括中國大陸及蒙古,計有36個獨立國家;其中索羅門群島、馬紹爾群島、吐瓦魯、帛琉、吉里巴斯與諾魯6國與我有正式外交關係,大多數國家均與我有實質往來。目前我在亞太地區設有6個大使館、14個代表處及13個辦事處。亞太地區國家眾多,各國歷史、文化、宗教、社會及經濟發展程度互異,可依地緣及政治因素,區分為東北亞、東南亞、南亞及澳紐與太平洋4個地區。

 

東北亞地區 



日 本


日本交流協會於106年1月1日更名為「日本臺灣交流協會」同年5月17日我國亞東關係協會更名為「臺灣日本關係協會」。維持兩國間實質交流的對口單位更名為名實相符,更具代表性的名稱,且日本總務大臣赤間二郎正式訪臺等實績證明兩國中止關係45年來獲得大幅進展。臺日經貿關係持續維持密切互利互惠的關係,106年日本為我國第3大貿易夥伴。臺日在100年9月22日簽署投資協議及多項合作備忘錄後,雙邊投資關係日趨緊密。據經濟部統計,106年臺日雙邊貿易總額為627.4億美元,其中我出口金額為207.9億美元,進口金額為419.5億美元。

94年9月起日本給予我國人赴日免簽證待遇、99年10月底松山機場與羽田機場通航、100年11月臺日完成航空協定修約換文程序,實現開放天空後,臺日旅客往來更加頻繁,雙方互為對方重要觀光客來源國。106年日本是我國第2大觀光客來源國,我則為日本第3大觀光客來源國。據交通部觀光局及日本政府觀光局統計,106年臺日互訪人數達645萬人次,創下歷史新高,其中臺灣訪日人數為456萬人次,日本訪臺人數為189萬人次。
106年全年臺日計簽署3項協定及備忘錄,包括《臺日關務合作及互助協定》、《臺日文化交流合作瞭解備忘錄》及《臺日海難搜索救助合作備忘錄》,迄今臺日雙邊協定及備忘錄總數已達71項。


韓 國

臺韓經貿關係密切,106年臺韓雙邊貿易額達316.2億美元,我對韓出口額147.3億美元,自韓進口額168.9億美元,韓國為我第5大貿易夥伴,我則為韓國第7大貿易夥伴,我國與韓國實施互免簽證、復航及開闢「松山-金浦」等連結雙邊各主要城市航線後,兩國互訪人次逐年成長,106年連結臺韓航班每週平均達190班,兩國人民互訪逾194萬人次,國人訪韓88.8萬人次,韓人訪臺105.4萬人次,再創歷史新高,並連續3年出現韓人訪臺人次超越國人訪韓人次情形,臺韓並互為第3大觀光客來源國。

我與韓國於83年互設代表處,92年實施互免簽證待遇,93年9月簽署復航協定,94年3月設立釜山辦事處,96年6月兩國恢復舉辦「臺韓經貿諮商會議」,99年簽署《青年度假打工簽證諒解備忘錄》,100年11月雙方就開闢「松山-金浦」航線達成協議,並於101年正式開航,另簽署《臺韓間就有關空運協定事宜之瞭解備忘錄》、《選務合作瞭解備忘錄》、《地方機場及觀光領域合作備忘錄》、《土壤及地下水汙染整治領域合作備忘錄》;102年簽署《通訊傳播合作瞭解備忘錄》及《地震及氣象合作備忘錄》;104年簽署《工業財產資料交換暨優先權文件電子交換瞭解備忘錄》、《專利審查高速公路合作瞭解備忘錄》、《駐韓國臺北代表部與駐臺北韓國代表部(航約修約)合作備忘錄》、《優質企業相互承認協議》。
 


東南亞地區


東南亞地區包括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印尼、汶萊、越南、緬甸、寮國與柬埔寨及東帝汶等11國,總人口數達6億3,000餘萬,人力與自然資源豐沛。

我國與東南亞各國雖無正式邦交,惟因歷史、文化、地緣及經濟條件互補等因素,與各國實質關係密切,係我拓展經貿與分散市場之貿易及投資重鎮。

2003年「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 ASEAN,簡稱「東協」)在印尼峇里島召開第9屆峰會,各國領袖決議建立由「東協政治」-安全共同體」、「東協經濟共同體」及「東協社會-文化共同體」三支柱組成「東協共同體」。東協嗣於2007年通過《東協憲章》,並於2009年通過《2009-2015年東協共同體路徑圖》及《東協整合倡議第二階段工作計畫》(IAI Work Plan II),加速東協內部整合進度,以強化區域和平穩定及繁榮發展。2015年東協各國領袖於吉隆坡峰會中通過「東協2025年:攜手前行」宣言,正式宣布「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Community)於同年12月31日成立。此外,東協於2016年8月及9月分別通過《東協連結性2025(ASEAN Connectivity 2025)計畫》及《東協整合倡議第三階段工作計畫》,持續強化東南亞區域經濟的競爭力,追求東協均衡發展的永續目標。

東協已成為東亞區域整合的軸心與驅動力量,並與日、韓、中國大陸、澳、紐及印度分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東協-中國大陸」FTA亦於2010年生效。此外,近年來東協除與日本、韓國及中國大陸強化「東協加一」及「東協加三」機制外,2011年美、俄首度參與「東亞峰會」,至此「東協加八」機制成形。我在東南亞地區經濟上具有相對優勢,除積極推動與東南亞各國簽署「經濟合作協定」(ECA)及與東協建立經貿對話關係外,並致力推動參與東協相關機制及包括《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在內的東亞區域經濟整合進程,以強化我在區域內的經濟優勢與競爭力。

106年我國與東協貿易額為888.7億美元,我對東協出口579.2 億美元,自東協進口309.5億美元。東協10國中有6國高居我前20大貿易夥伴之列。我係泰國第3大外資國、越南及馬來西亞第4大外資國、菲律賓第2大外資國及印尼第14大外資國。截至106年底,東南亞各國勞工計有約67萬人在臺工作。

我於105年5月與印尼簽署《臺印尼農業合作協定》,106年12月與菲律賓簽署更新《臺菲雙邊投資保障暨促進協定》,充分顯示我對拓展東南亞關係的重視及具體成效。



南亞地區


南亞地區包括印度、孟加拉、斯里蘭卡、不丹、尼泊爾及馬爾地夫等國。我國於印度新德里設有代表處,並於清奈設有辦事處。近年來,我國與印度實質關係日益提升,在經貿投資、科技合作、人道救援、農業、文化、學術、學術及觀光旅遊等領域的合作均有大幅進展。104年8月獲印度政府同意持中華民國護照之國人適用電子簽證待遇,有助增進兩國人民往來與瞭解。由我國「中華經濟研究院」與印度智庫「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院」(ICRIER)合作進行的「臺印度ECA可行性研究」業於102年9月完成。為強化臺印度產業經貿合作關係,協助我國產業升級及佈局印度,在外交部、經濟部、資策會等相關部會協力合作下,兩國政府刻正協助臺商設立臺灣產業園區(Taiwan Industrial Park),並推動「自有品牌生產」(Original Branding Manufacturing, OBM)合作模式,即「以臺灣技術為核心,在印度共同製造印度品牌,並選定電子、紡織及造船等三項產業為優先合作項目。

106年臺印度雙邊貿易額高達63.6億美元,印度為我國第18大貿易夥伴。目前約有逾100餘家臺商在印度投資,以資通訊、航運、工程、製鞋及汽車零配件等產業為主,投資金額約15億美元。臺印度於100年7月簽署《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暨防杜逃稅協定》(DTAA)及《關務互助協定》(CMAA),102年3月簽署《貨品暫准通關證協定》(ATA Carnet)及104年12月簽署《中小企業合作瞭解備忘錄》,105年9月簽署《航空服務協定》及《農業合作備忘錄》,106年10月簽署《推動優質企業相互承認計畫》等,顯示兩國關係日益密切,並有助進一步深化雙方經貿實質關係。



澳大利亞、紐西蘭及太平洋地區


太平洋地區除澳大利亞、紐西蘭兩國外,多為小型島嶼國家,我國在索羅門群島、馬紹爾群島、吐瓦魯、帛琉、吉里巴斯及諾魯6國設有大使館,在澳大利亞、紐西蘭、巴布亞紐幾內亞、斐濟4國設有4個代表處及4個辦事處。目前太平洋地區最重要的政府間國際組織為「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 PIF),係由澳、紐及太平洋島國等18個會員國組成,各會員國首長每年集會一次,會後並與區域外相關國家舉行「對話會議」。該組織於1992年在索羅門群島召開第23屆年會時通過決議,接納我以「臺灣/中華民國」名義與會員國進行會後對話,迄至106年止我已25度派團參加該對話會議。

太平洋島國地區對外交通不便,我在該地區工作重點為協助友邦經建發展,以振興經濟,提升人民福祉。目前我在索羅門群島、馬紹爾群島、帛琉、吐瓦魯、吉里巴斯、諾魯、斐濟及巴布亞紐幾內亞8國均派有技術團,協助各國農漁業發展,並推動醫療衛生、職業訓練、糧食安全、潔淨能源及人才培育等領域的雙邊合作計畫。

我國自96年起派遣醫療團於馬紹爾群島及索羅門群島成立「臺灣衛生中心」並常駐當地,持續強化我與友邦的醫療合作關係,展現我人道關懷精神。此外,外交部委託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派遣「行動醫療團」分別前往我太平洋6友邦、斐濟及巴布亞紐幾內亞義診,同時捐贈藥品及締結姊妹醫院,有助提升當地醫療衛生水準,對鞏固邦誼及拓展我與無邦交國家實質關係極具裨益。另我於101年9月起,於帛琉、吉里巴斯、吐瓦魯、諾魯4國辦理「臺灣醫療計畫」(Taiwan Medical Program),協助該4國進行醫療能力建構。103年起為整合太平洋地區醫療合作計畫,我國將6友邦的「行動醫療團」、「臺灣衛生中心」及「臺灣醫療計畫」等整併為「太平洋6友邦及友好國家醫療合作計畫」,並委請衛生福利部代為執行。

澳大利亞長久以來為我農工原料重要供應來源國,亦係亞太地區重要友我國家之一,兩國經濟產業具有高度互補性。80年10月兩國開啟直航班機,81年正式互設辦事處,雙邊關係持續成長。目前臺澳共計簽署38項協議,各項交流互動頻繁。過去20多年來,兩國貿易額增長近5倍,臺澳於100年5月簽署《臺澳投資促進協議》,大幅提升雙邊投資合作關係。106年雙方貿易總額約104.2億美元,我對澳出口28.2億美元,進口76億美元。歷年來我對澳投資案累計89件,總金額達20億2,027萬美元,澳對我投資案累計487件,總金額亦達18億813萬美元,澳洲為我第12大貿易夥伴,臺澳經貿合作發展深具潛力。

臺紐經貿關係自102年12月簽署《臺紐經濟合作協定》(ANZTEC)後奠定良好基礎,106年我與紐西蘭貿易總額達13.07億美元,其中我對紐出口金額為4.68億美元,進口金額為8.39億美元。投資方面,106年紐西蘭對我投資計9案,共626萬美元,歷年來紐商來臺投資累計104件,金額為1億866萬美元,雙方投資業別包括製造業、批發零售、金融保險業等。目前臺紐合資設立2億紐元之「共同投資創業投資基金策略合作基金」,用於促進臺紐間產業創新計劃,朝共同開發暨投資創新產業方向邁進。
 


亞西地區


我國在沙烏地阿拉伯、約旦、巴林、科威特、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曼、土耳其、以色列、俄羅斯及蒙古10國設有代表處或辦事處;沙烏地阿拉伯、約旦、阿曼、土耳其、以色列、俄羅斯及蒙古7國在我國設有代表處。多年來在朝野各界共同努力下,透過人員互訪、商務貿易、經濟與科技合作、人道援助,以及文化、學術、體育、藝術與宗教等交流活動,我與亞西國家關係持續穩定發展。

在提供亞西地區受戰亂波及的難民與貧民人道援助工作方面,我國政府與人民,本於人道援助提供者的強烈使命及國際社會成員的責任,透過與亞西地區國家、政府間及非政府間組織進行合作,對土耳其、約旦及伊拉克北部庫德自治區等地流離失所的難民與貧民,提供糧食捐贈、組合屋、醫療設施、照明設備、心靈照護、水井修復等人道援助計畫,國際社會對我國政府與人民發揮「人飢己飢、人溺己溺」的慈善精神,均予高度肯定與讚揚。

我國亦積極於亞西地區各國辦理或參加國際商展,協助我商拓展市場,增進雙邊經貿交流。
 


非洲地區


非洲地區共有54個獨立國家,另有西撒哈拉(西班牙前屬地,現由摩洛哥治理並宣稱擁有主權)尚未獨立。與我國有正式邦交的國家為史瓦帝尼王國,我國在史國設有大使館,史國在臺亦設有大使館及聘任駐臺名譽領事。

在無邦交國家方面,我國在南非及奈及利亞設有代表處,該兩國亦在臺設有辦事處。

為協助史國經濟發展,我政府除結合民間慈善團體力量提供各項人道援助、鼓勵民間資金及技術輸出外,並提供史國技術合作及協助。目前我國在史國有派駐技術團及醫療團。我與史國相關合作計畫現階段以糧食安全、公衛醫療、能源供給及資通安全等計畫為主軸。

我國政府亦協助民間團體赴非洲地區從事人道援助及參與國際活動,近期曾補助海倫凱勒基金會、普賢教育基金會、臺北醫學大學、臺灣愛鄰社區服務協會等民間團體援贈非洲國家各項民生、醫衛、資訊及殘障輔具等物資。另亦補助NGOs團體派遣志工赴非交流,相關活動有助增進非洲民眾對我國的瞭解及友誼,並有效宣揚我人道關懷精神及拓展國民外交。
 


歐洲地區


我國除在教廷設立大使館外,並在19個歐盟會員國及瑞士共設立20個代表處及5個辦事處,另於日內瓦設有常駐世界貿易組織(WTO)代表團。歐洲國家除教廷在臺設有大使館外,目前計有歐盟及17個歐洲國家在臺設處。


教廷

我國與教廷邦誼源遠流長,雙邊交流合作密切,在宗教自由、民主人權、人道援助等方面更為價值同盟。106年10月教廷「促進整體人類發展部」在臺舉辦「第24屆海洋使徒世界大會」,11月教廷「宗教對話委員會」在臺舉辦「第6屆佛教徒與基督徒對話國際研討會」,雙方互動頻繁。我將秉持和平、自由等普世價值,致力增進與教廷和平人道慈善夥伴關係,繼續扮演教廷及世界各國推展慈愛及促進和平不可或缺的合作夥伴。


歐盟及歐洲各國

我與歐盟及歐洲各國在民主、自由、法治等普世價值的基礎上,除積極擴大各項實質合作外,並持續深化雙邊關係,迄今於經貿合作、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青年度假打工協議及免(落)簽證待遇等方面均有相當進展。

歐洲議會於106年12月13日在法國史特拉斯堡全會中通過「共同外交暨安全政策」(CFSP)年度執行報告決議,其中與我國相關條文內容中,強調維持亞太地區和平、穩定及繁榮對歐盟及其會員國具重要利益,並重申支持臺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及活動的承諾。

在強化臺歐盟經貿合作部分,我國持續積極推動與歐盟洽簽「雙邊投資協議」(BIA),歐盟執委會於106年9月13日發布的「貿易政策期中報告檢討文件(Trade Package:Report o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trade policy strategy trade for all)」中明確表示:「歐盟刻準備與臺灣展開投資談判」。105年臺歐盟雙邊貿易總值達488.4億美元,歐盟為我第5大貿易夥伴,我則為歐盟在亞洲第7大貿易夥伴,歐商為我國最大外資來源,在臺投資總額達413.29億美元。

我國與捷克於106年12月12日完成簽署《臺捷避免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在歐洲地區,我國已與英國、法國、德國等共16國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並於106年組團赴西班牙、葡萄牙、荷蘭、瑞士、丹麥、瑞典、波蘭、保加利亞、愛沙尼亞9國舉辦雙邊經貿合作會議及參與國際商展,以協助我商拓展歐洲地區市場,加強雙邊經貿關係。

截至106年止,我已與德國、英國、愛爾蘭、比利時、匈牙利、斯洛伐克、波蘭、奧地利、捷克及法國10國簽署《青年度假打工計畫協議》(謹按,全球共15個國家與我簽署該協議),執行成效良好,除有助深化我與各該國社會、文化及企業多面向交流,並拓展我國青年國際觀及提升國際競爭力。除上述10國外,我亦持續與其他歐洲國家積極商洽簽署該項協議。

歐盟自100年1月11日予我國護照持有人免申根簽證待遇後,大幅提升臺歐人民交流,並促使更多國家跟進,迄106年底,我國人在歐洲69個國家、地區及海外領/屬地享有免(落)簽證待遇便利措施。

我國與歐盟及歐洲地區各國關係持續穩定發展,充分展現雙方互利互惠的經貿交流以及「多層次、多領域、多面向」的「價值夥伴」關係。
 


北美地區



美 國

我國與美國的政府及人民長久以來共享民主、自由及平等的價值,兩國在立基於《臺灣關係法》及「六項保證」等重要基石的良好穩固基礎上,持續深化及廣化雙邊關係。目前我國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設有代表處,並在亞特蘭大、波士頓、芝加哥、檀香山、休士頓、丹佛、洛杉磯、邁阿密、紐約、舊金山及西雅圖等地設有11個辦事處。

我政府持續秉持「踏實、零意外」的原則處理對美關係,積極穩固雙方高層互信及確保溝通管道暢通。近年來,臺美關係逐漸推升,具體成果包括蔡總統上任後4度過境美國,獲美方高規格禮遇,並與美國會議員及當地政要互動熱絡、美政府官員重申對臺安全承諾並持續對臺軍售,以及我經濟領袖代表於APEC會議期間會晤美國總統川普及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等,充分顯示臺美關係的密切友好。此外,臺美雙方更持續發揮創意,擴大雙邊合作,共同處理全球議題,例如美國成為我「國際環境夥伴計畫」(IEP)的創始夥伴國,共同推動全球環保合作;我加入美國領導的「全球反制伊斯蘭國聯盟」,提供中東地區難貧民人道援助;以及臺美共同成立「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GCTF),邀請亞太及加勒比海地區國家官員及專家,來臺參加訓練活動,提升各國在公共衛生、婦女賦權、人道援助及災害防救(HA/DR)及電子商務等議題的能力,並強化臺美實質合作關係。

106年臺美雙邊貿易額為671.86億美元,我對美出口369.76億美元,自美進口302.10億美元。106年是我國加入美國「免簽證計畫」(VWP)5週年,臺美雙方進一步於11月正式啟動「自動查驗通關系統」(e-Gate)及美國「全球入境計畫」(Global Entry)互惠便捷通關機制,大幅提升我國人赴美便利性,促進雙邊人民互動交流,亦係臺美互信深化的重要成果。

臺美雙方透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會議及臺美「數位經濟論壇」(DEF)等雙邊經貿諮商平臺,就各項經貿議題保持密切溝通,並透過「美國商機日」、「中華民國農產品貿易赴美友好訪問團」及組團參加「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SelectUSA Investment Summit)等交流機制,持續深化雙邊經貿夥伴關係。

另我政府自102年起,積極推動與美國各州簽署《駕照相互承認互惠協定》,至106年底已與美國25個州及波多黎各自治邦完成簽署。透過此項互惠措施,凡符合申請資格的我國民眾,將可免除路考或筆試等繁雜流程,直接以我國核發的有效駕照換發該州(自治邦)駕照,大幅增加我旅美國人的便利性。據統計,目前因此互惠措施而受惠的國人已超過10,000人,我政府將持續推動免試換駕照計畫,以深化我與美國各州實質關係,並增進我旅美國人福祉。


加拿大

我國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設有代表處,在溫哥華及多倫多設有辦事處。近年來我國與加拿大各項實質關係穩定發展,在經貿、文化、科技、衛生等領域,雙方互動尤為密切。

105年我國為加國全球第11大(較104年躍升1名)、亞洲第5大貿易夥伴,臺加雙邊貿易總額為38.3億美元,我對加國出口22億美元,自加國進口16.3億美元。

我國於80年恢復在加設處後,重啟臺加官方直接接觸模式,雙方交流逐漸熱絡,兩國政府共享自由民主、法治與人權等基本價值,亦有助提升兩國實質合作關係。99年兩國簽訂《青年交流(度假打工)備忘錄》,同年11月加國政府宣布給予我國人免簽證待遇,101年臺加簽署《關務合作協議》,102年簽署《臺加航權新約》,103年簽署《臺加牛肉協議》。加國自由黨政府於105年1月我總統及立法委員選舉後,透過駐臺代表處於第一時間發表聲明申賀。臺加另於105年元月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議》,該協議於106年元月生效適用,有助雙邊經貿關係持續穩健成長。106年5月加國政府公開表態支持我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

臺加觀光交流人數迭創新高。106年我國人赴加人數逾11萬4千人,較105年成長22.9%。106年加國來臺旅客數亦超過11萬7千人,較105年成長10.9%。我旅加僑民約有17萬人。另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於106年6月恢復溫哥華直飛臺北航線,我長榮航空亦增加多倫多與臺北之間航班,有助擴大雙邊經貿及人員交流。

106年我國與加國諾瓦斯柯西亞省簽署駕照相互承認互惠協定,加國10個省份中,已有9省與我國駕照相互承認,受惠於此項措施的國人已逾4,800人。

我國將持續與加拿大深化雙邊經貿關係,除推動洽簽《投資保障協議》,支持我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第二輪談判,並持續爭取加國支持我有意義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民航組織」(ICAO)、「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及「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等國際組織。
 


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


在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33國中,我與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海地、貝里斯、聖露西亞、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聖文森9國具有外交關係,佔我國17個邦交國半數以上。我在各該國均設有大使館,另在宏都拉斯的汕埠市及巴拉圭的東方市設有總領事館。上述友邦除聖文森外,均在臺設立大使館。我與該地區友邦亦均維持全面且多元的密切友好關係。

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與我無邦交國中,我在墨西哥、哥倫比亞、厄瓜多、秘魯、巴西、阿根廷及智利7國設有代表處;另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巴西及秘魯5國則在臺設有商務辦事處。

外交部訂有《鼓勵業者赴有邦交國家投資補助辦法》,以鼓勵我國業者赴友邦投資,目前在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聖克里斯多福及尼維斯、海地及貝里斯7友邦均有我國廠商前往投資,有助促進友邦經濟發展及創造就業機會。我已與巴拿馬、瓜地馬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及宏都拉斯等5國簽署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均已生效實施。我另已與巴拉圭簽署經濟合作協定,業於107年2月底生效。另為加強與拉美及加海地區國家間經貿合作關係,我於107年在多明尼加、宏都拉斯、薩爾瓦多、尼加拉瓜、瓜地馬拉、聖露西亞、海地、巴拉圭及秘魯等國家舉辦或參加國際商展及貿易洽談會,增進雙邊經貿交流,為我商拓展海外商機。

外交部根據與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國家所簽協定內容,持續派駐相關技術團、電力團、投資貿易服務團、外交替代役及志工等進行各項雙邊技術合作及訓練計畫。107年我在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區執行農漁業、畜牧、竹工藝、園藝、微中小企業輔導、資通訊、地理資訊及公衛醫療等29項技術合作計畫,派駐技術人員81人、外交替代役男27人及志工7人,協助各國提升相關技術並分享我發展經驗,成效顯著,對嘉惠友邦人才培育、經濟發展及深化與友邦關係助益良多。

我將持續透過邀訪、邀訓、媒合經貿投資、國際商展、區域性國際會議、各項專業講習班、獎學金、國際關懷及人道援助等多元方式,並藉由加強雙邊經貿、文化、學術及體育等交流,增進我與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無邦交國家的實質關係。


積極參與國際組織



面對國際化及全球化潮流,中華民國作為地球村的一員,無法自外於國際社會,復以我國與國際社會經貿依存度甚高,為確保國家利益及人民福祉,以及開拓國際生存與發展空間,我政府長年戮力推動參與國際組織。政府本著「踏實外交、互惠互助」的精神,積極爭取與維護我國參加國際組織的權益,同時協調、鼓勵國內相關部門積極參與業務相關國際組織的會議、活動及機制,推動實質議題的合作,強化我國在相關組織的角色與功能。 

目前我參與之政府間國際組織1


目前我參與之政府間國際組織

我國在下列37個政府間國際組織或其下屬機構擁有正式會員身分(如右表):
另我國以觀察員等身分參與21個政府間國際組織或其下屬機構(如下表):

目前我參與之政府間國際組織2



「亞太經濟合作」(APEC)

我國在APEC的參與可概括為以下五個面向:
一、積極參與APEC各項會議

我政府相關部會每年定期出席各領域及各層級的APEC會議約200場,包括經濟領袖會議(AELM)、部長級年會(AMM)、專業部長會議(SMM)、資深官員會議(SOM)、委員會及工作小組等會議,以及企業界代表出席的APEC企業諮詢委員會(ABAC),與會期間積極與APEC其他經濟體就APEC議題及區域合作計畫等充分交換意見。
二、參與APEC推動區域經濟整合
近年我國持續參與服務業及數位貿易等議題的推動,以對「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能力建構做出貢獻。另我國在106年APEC年會期間表達參與TPP與RCEP的高度期盼。日本等11國「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成員的貿易部長於106年APEC峴港年會期間,達成共識將TPP改名為「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我國將透過掌握APEC核心議題的發展趨勢,積極融入亞太區域經濟整合進展。
三、積極舉辦APEC會議及活動
歷年我國運用產業優勢,在相關強項領域爭取主辦APEC會議及活動。106年我國共舉辦41場APEC會議及活動,其中12場在其他經濟體舉辦,另有10項倡議獲APEC經費補助。
四、推動多邊合作倡議或計畫
近年我國在APEC主要推動的倡議及計畫如下:
(一)婦女經濟賦權:106年我國、美國及澳洲共同捐贈成立「APEC婦女與經濟子基金」,補助與婦女經濟賦權相關的APEC倡議。
(二)降低糧損、改善糧食安全及發展永續農業以因應氣候 變遷:我國推動APEC「強化公私部門夥伴關係降低供應鏈的糧食損失多年期計畫(2013-2018)」。
(三)強化微中小企業在數位時代的競爭力及創新:107年執行「第3階段O2O倡議」,強調數位競爭力與韌性能力建構。
五、擔任APEC工作小組或次級論壇重要職務
目前我國人員在APEC擔任包括:能源工作小組(EWG)主席及電信暨資訊工作小組(TELWG)主席等11項重要職務。


「世界貿易組織」(WTO)

我國於79年1月1日依《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第33條(WTO時期則為WTO協定第12條)向GATT秘書處提出入會申請,歷經12年多邊及雙邊經貿諮商,終於91年1月1日正式成為WTO第144個成員國。
一、 參與WTO各項談判
WTO是全球最重要的國際貿易組織,各會員國將關注的議題列入談判議題,包括單一關稅、多元非關稅貿易措施、服務貿易及智慧財產權等。WTO《貿易便捷化協定》業於103年11月27日通過修正議定書,並於106年2月22日正式生效。此為我參與WTO的重要成果,其經濟效益不亞於市場開放與調降關稅,對出口提升將有明顯助益,有助我擴展對外貿易,更強化我國與全球經貿體系的連結。
二、 參與複邊談判
我國積極參與WTO場域下各項複邊協定談判,目前已完成「政府採購協定(GPA)修正談判」及「資訊科技協定擴大談判」(ITA Expansion),另積極參與「服務貿易協定(TiSA)」及「環境商品協定(EGA)」等複邊談判,惟該兩項談判受美國政策尚未明朗之影響,目前處於暫停狀態。我國將持續與各重要成員國合作,推動恢復談判,以爭取我產業利益。
三、 透過爭端解決機制捍衛我產業利益
我國自入會以來,以原告身分參與6個爭端解決案,並以第三方身分參與98個爭端解決案。我國於103年首次以單一原告身分提出控訴,控告加拿大對我焊接碳鋼管產品不當課徵反傾銷稅案,獲得勝訴,並於106年1月定讞;另我國與越南合作於104年針對印尼特定鋼鐵產品的防衛措施提出控訴,要求印尼政府停止實施該項保護措施,亦於106年8月獲得一審勝訴的初步成果。前揭案例顯示我國透過經驗累積,已有效運用WTO爭端解決機制捍衛我產業利益。
四、 爭取擔任WTO重要職位
我駐WTO代表團常任代表自2008年起出任「WTO協定第12條入會會員集團」(Article XII Members Group,即原新入會員國集團(RAMs))協調人,代表爭取集團談判利益,朱大使敬一到任後亦續擔任協調人。102年以來,駐團同仁陸續獲選擔任民用航空器委員會、原產地規則委員會及服務貿易總協定規則工作小組的主席,顯見我相關專業頗獲肯定。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

OECD係我國除WTO及APEC以外,積極爭取實質參與的重要國際多邊經貿組織。我國自78年起受邀參加OECD與新興非會員經濟體的非正式研討會,我國現為OECD「競爭委員會」、「鋼鐵委員會」及「漁業委員會」的參與方(即觀察員),每年均派員出席上述委員會及OECD「全球論壇」等各相關議題會議及活動。我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亦於OECD的「核能署」(Nuclear Energy Agency, NEA)派駐人員服務,就核能議題與該署進行交流合作;我國並參與OECD「核電廠組件運轉經驗、劣化與老化研究計畫」(CODAP),就相關專業與運轉經驗進行交流,期精進我核能技術與管理。


區域漁業管理組織(RFMOs)

我國為全球前20大漁業國家,其中遠洋漁業規模更名列前茅,為善盡國際義務,並回應國際社會對我國共同致力漁業資源養護管理暨永續發展的期盼,我積極參與各洋區重要區域漁業管理組織(RFMOs)並落實相關規範。我國現為「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美洲熱帶鮪魚委員會」(IATTC)、「南方黑鮪保育委員會」(CCSBT)之延伸委員會、「南太平洋區域漁業管理組織」(SPRFMO)、「北太平洋鮪類及似鮪類國際科學委員會」(ISC)及「北太平洋漁業委員會」(NPFC)共6個RFMOs的會員。
106年我國參與RFMOs重要成果包括:一、我國出席共9場RFMOs會議,並擔任ISC大會副主席等要職,二、捐助WCPFC設置「中華臺北信託基金」(Chinese Taipei Trust Fund),協助辦理WCPFC發展中島國建構漁事能力合作計畫等。


國際農業組織

我國在農業科技、精緻農業、鄉村發展及永續農業經營等傳統領域,具備堅實基礎及成功發展經驗,藉由參與農業相關國際組織,係我推動「新南向政策」的良好平台。目前址設我國的國際組織包括「亞蔬-世界蔬菜中心」(WorldVeg)及「亞太糧食肥料技術中心」(FFTC/ASPAC)。我政府持續透過經費贊助、出席會議、在臺舉辦專業訓練班,以及推動相關合作計畫等方式,積極深化參與國際農業組織,並結合「新南向政策」的目標及資源,提升我與東協及南亞國家的交流及合作關係,擴大我國際參與綜效。

106年我國參與國際農業組織重要成果包括:一、擔任亞蔬中心理事主席、副主任及2席理事、AARDO執行委員、亞肥主任及APAARI執行委員。二、推動亞蔬中心、「國際稻米研究所」(IRRI)、「亞太農業研究機構聯盟」(APAARI)、「國際熱帶農業中心」(CIAT)等組織進行合作計畫。三、主辦「國際棉業諮詢委員會」(ICAC)臺北國際研討會及亞蔬中心理事會會議。四、出席「亞非農村發展組織」(AARDO)、「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國際種子檢查協會」(ISTA)、ICAC及亞蔬中心之年度會議等,促進我與其他會員國交流。


世界衛生組織(WHO)

我國為WHO創始會員,自1972年後即無法參與該組織,惟基於維護全球衛生安全是所有國際成員的共同責任,跨境傳染性疾病的威脅也不容忽視,並且更攸關臺灣2,300萬人獲得基本健康水準的權利。為維護我國人健康醫衛權益,我國自1997年起正式推動參與WHO案,嗣於2009年元月獲WHO將我納入「國際衛生條例」(IHR)實施對象,2009年至2016年則邀請我國以觀察員身分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

2017年我國雖未正式獲邀出席WHA,但政府仍積極洽請國際支持。外交部並洽請友邦向WHO提出「邀請臺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提案,並分別在總務委員會及全會進行「二對二辯論」,廣獲國際注目。此外,14友邦及友好國家包含美國、德國、澳大利亞、日本等亦在WHA全會聲援我國,彰顯國際社會普遍支持臺灣應獲納入全球防疫體系的重要性,更讓臺灣的醫療實力及對全球的醫衛貢獻被看見。另我衛福部長率領「世衛行動團」赴日內瓦,與友邦、理念相近國家及國際組織進行雙邊會談及出席我國籌辦與理念相近國家研討會、召開國際記者會及進行專訪等,藉WHA此一各國衛生部長及高階官員齊聚的場合,爭取更多
國際支持。

為宣示我國作為國際間負責任成員的決心,以及確保臺灣2,300萬人的衛生人權,政府將持續秉持專業、務實、有貢獻原則,在國際醫衛領域做出貢獻並與國內專業醫衛團體及熱心人士共同推動參與WHO,並向各國展現我國專業實力,積極爭取更多國家的支持,以期WHO能自醫衛防疫專業及全人類健康福祉的角度,儘早接納臺灣參與。


國際開發銀行

我國參與「亞洲開發銀行」(ADB)、「中美洲銀行」(CABEI)、「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及「美洲開發銀行」(IDB),積極擴展我國際空間及開發國際商機。ADB於55年成立,我國係創始會員國,並參與ADB設立的「亞洲開發基金」(ADF),協助低度開發會員國消弭貧窮。我國另於81年成為CABEI的區域外會員國,並參與增資及增購股權,成為持股最多的區域外會員國,有助鞏固我國會員地位及擴大區域影響力。我另於EBRD設立「臺灣-歐銀技術合作基金」(Taiwan Business-EBRD Technical Cooperation Fund,TWTC),積極於EBRD受援國推動各項開發計畫,有助我廠商開拓新興市場商機,我並於102年獲選擔任EBRD「初期轉型國家基金」(ETC Fund)副主席,有助提升我參與地位。歐銀近2年密集籌組各類技術合作訪問團,考察我產業發展及轉型經驗,供歐銀受援國參考運用,雙方合作交流頻繁密切。在參與IDB部分,我自80年起每年受邀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年會,國合會則與IDB所屬的「多邊投資機構」(Multilateral Investment Fund, MIF)共同設立基金,持續推動區域內的微額貸款計畫,頗具成效。


警政國際組織

一、「國際刑警組織」(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 INTERPOL)成立於1923年,總部設於法國里昂,現有192個會員國。該組織1984年大會屈從中國大陸入會所附無理條件,以致我國在該組織的會籍為其所取代。臺灣作為國際社會成員,有意願與能力參與INTERPOL等國際安全體系,為全球打擊恐怖主義及跨國犯罪貢獻心力。鑒此,我國盼以觀察員身分出席INTERPOL大會,並盼分享該組織資料庫情資,已加強與各國刑事警察機關共同維護全球治安。
二、「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小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on Money Laundering, FATF)成立於1989年,總部設於法國巴黎,現有37個會員,旨在打擊國際洗錢犯罪國際規範與策略。該組織所制訂的「40項建議」(Forty Recommendations)及「關於恐怖主義財源之九點特別建議」(Nine Special Recommendations on Terrorists Financing)為國際反洗錢工作的準則。我國雖非FATF會員,惟自2006年起以「亞太洗錢防制組織」(APG)會員身分參與FATF會議。
三、「亞太洗錢防制組織」(The Asia/Pacific Group on Money Laundering, APG)成立於1997年,秘書處設於澳洲,現有41個會員。該組織旨在有效執行及強化國際打擊洗錢犯罪及資助恐怖份子的國際標準,我國為APG創始會員,並自2011年起捐助該組織提供太平洋島國會員之訓練計畫。2018年我並將接受APG第三輪相互評鑑。
四、「艾格蒙聯盟」(Egmont Group, EG)成立於1995年,秘書處設於加拿大多倫多,現有151個會員,旨在透過情資交換及分享,作為國際防制洗錢及打擊資助恐怖份子的平臺。我國於1998年加入EG,並自2014年起贊助EG合作舉辦訓練課程計畫,貢獻普獲肯定。
五、「亞太區追討犯罪所得機構網絡」(Asset Recovery Inter- Agency Network of Asia/ Pacific, ARIN-AP)係於2013年成立,秘書處設於首爾。旨在提高亞太各國司法互助情資交換效能、掃除犯罪資產返還障礙等。我國於2014年1月加入ARIN- AP,為創始會員國之一。


「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

一、推動專業、務實、有貢獻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為我政府「踏實外交」的重點工作,目前我係以NGO觀察員身分參加UNFCCC締約方大會(COP),除爭取友邦於高階會議上為我執言外,另積極申辦周邊會議、與相關國家代表團進行雙邊會談,並申請展覽攤位,以向國際社會宣揚我國在對抗氣候變遷所做的努力與貢獻。
二、我爭取參與「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3屆締約方大會的具體成果如下:
(一)106年共計有17個友邦以致函或執言方式助我。
(二)我代表團共與重要國家及友邦代表團舉行雙邊會談共計31場。
(三)與友邦合辦及擔任與談人或受邀發言的周邊會議共計10場。
(四)我代表團團長與會期間共接受5場中外文媒體專訪,其中包括「德國之聲」電視臺英語新聞部的專訪,該臺全球每週收視人數約1億人,有效增進我國際能見度。


善盡地球公民責任、強化我NGO與國際接軌

政府為落實「全民外交」的理念,並順應世界援外潮流,善盡國際社會成員責任,發揮人道關懷精神,以回饋國際社會,多年來積極推動「人道外交」,除加強與國內外NGO合作進行援助計畫,並協助國內具活力的多元民間團體參與非政府間國際組織(INGO)、國際會議及交流活動,結合政府與民間力量、資源與經驗,於國際人道、醫療援助及疾病防治等國際合作領域,建立政府與國內外NGO夥伴關係,在外交與全球性議題上做出貢獻。

一、協助國內NGO進行國際參與
(一)依據「補助民間團體從事國際交流及活動要點」,協助民間團體從事國際交流活動,提升全民外交成效,106年度協助國內NGO參與或辦理海內外國際會議及活動達1,023件。
(二)補助「財團法人臺灣民主基金會」,透過該基金會與各民主國家相關社團、政黨、智庫及NGOs等建構合作夥伴關係,並與國際民主力量接軌。
(三)協助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於106年9月22日至29日率團赴紐西蘭基督城出席「第10屆社會企業世界論壇」並擔任論壇主持人,全案採公私部門合作模式,全團包括經濟部、勞動部、立法委員及國內NGO團體共計53名,深化我與各國社會企業的經驗交流。
(四)106年10月邀請「聯合國內具諮詢地位之非政府組織會議」(Conference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in Consultative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 CoNGO)會長李奇(Cyril Ritchie)訪臺。
(五)106年11月協助「臺灣透明組織協會」組團赴韓國參加「亞洲開發銀行」(ADB)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亞太地區反貪倡議小組第九屆區域性反貪腐研討會。藉由參與國際重要INGO會議,強化我國內NGO與INGO的夥伴關係,並展現我國推動廉政及反腐政策的成效。
(六)支持並協助我國內NGO赴海外參與或在臺舉辦重要INGO年會及大型國際交流會議與活動,行銷臺灣,包括:
1.106年2月,協助「全球和平聯盟臺灣總會」赴韓國首爾參加「全球和平聯盟」(Universal Peace Federation,UPF)舉辦的「2017世界高峰會」。
2.106年2月,協助「社團法人臺灣濕地學會」赴瑞士日內瓦參加「拉姆薩公約第20屆科學技術審查委員會議」(2016-2018 STRP, Ramsar Convention)。
3.106年3月,協助「中華民國醫事放射學會」在臺舉辦「第50次年會暨國際醫學影像學術研討會」。
4.106年4月,協助「中華民國女法官協會」赴澳洲參加「2017年國際女法官協會亞洲太平洋區域會議」。
5.106年5月,協助「社團法人臺北市陽明山古蹟聚落生態護育聯盟」在臺辦理「國際生物多樣性日522嘉年華系列活動」。
6.106年6月,協助「國際扶輪臺灣總會」赴美國參加「國際扶輪全球盛會」並設置臺灣館。
7.106年7月,協助「中華民國四健會協會」赴加拿大渥太華參與「2017渥太華第二屆全球四健網絡高峰會」。
8.106年8月,協助「臺灣地方民代公益論壇」在臺舉辦「第二屆亞洲地方議員論壇(ACF)暨2017年全球地方議員論壇(GCF)」。
9.106年9月,協助「臺灣護理學會」在臺舉辦「第二屆變革領導培訓營第一階段工作坊活動」。
10.106年9月,協助「中華民國退伍軍人協會」在臺舉辦「2017年世界退伍軍人聯合會第157屆執行委員會暨亞洲太平洋地區常務理事會第22屆代表大會」。
11.106年10月,協助財團法人「裙襬搖搖高爾夫基金會」在臺舉辦「2017年裙襬搖搖LPGA台灣錦標賽」。
12.106年10月,協助「國際護理榮譽學會中華民國分會」赴美國出席「第44屆國際護理榮譽學會雙年會」。
13.106年11月,協助「臺灣醫院協會」在臺舉辦「國際醫院聯盟第41屆世界醫院大會(IHF 41st World Hospital Congress)」。
14.106年11月,協助第56屆遠東暨東南亞獅子年會籌備委員會在臺舉辦「國際獅子會第56屆遠東暨東南亞地區年會」。
15.106年11月,協助「社團法人臺灣青年氣候聯盟」赴德國波昂參加「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3屆締約國大會」暨「聯合國青年氣候非政府組織第13屆青年會議」。
16.106年12月,協助「財團法人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在臺舉辦「第十四屆亞洲菌種聯盟會議」。
17.106年12月,協助「臺灣發明商品促進協會」在臺舉辦「2017世界發明智慧財產聯盟總會第五屆年會」。

二、協助國內NGO進行國際合作
配合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運用我國發展經驗與強項,協助我NGO與國際知名INGO進行各項國際合作計畫:
(一)協助「臺灣海外援助發展聯盟」與尼泊爾「生態保護論壇」(Ecological Protection Forum, EPF)合作,運用我國民眾對尼泊爾地震賑災善款,辦理「社區發展中心旗艦型計畫」及「社區綠能示範民宿計畫」,以協助尼國震災後重建。
(二)協助「臺灣海外援助發展聯盟」與尼泊爾NGO「Volunteers Initiative Nepal」(VIN)辦理「社區學習中心」興建多功能社區學習中心,並透過資訊共享,協助災區重建及提升當地教育、醫療、公共衛生水準及婦女培力等。
(三)協助「財團法人聯新文教基金會」成立「聯新尼泊爾期望醫療中心」,提供居民免費醫療服務,強化醫療中心奇旺區(Chitwan)照護網絡,精進與完善醫療中心的設備,使該區民眾在健康方面無後顧之憂。
(四)協助「臺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與「尼泊爾生態 保護論壇」(EPF)合作辦理「整體社區重建計劃」,以提供教育補助及醫衛服務、進行婦女培力及觀光發展及推廣綠能創業及健康飲食等目標,協助尼泊爾災區重建家園及恢復常規生活。
(五)協助英國慈善組織「邊境聯合會」(The Border Consortium, TBC)與我國「中華人權協會臺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aipei Overseas Peace Service, TOPS)共同辦理「泰緬邊境難民營幼兒園營養午餐計畫」,協助提供泰緬邊境約4,000名難民幼童營養午餐。
(六)協助「梅道診所」辦理「泰緬邊境醫療系統強化計畫」,規劃提升泰緬邊境醫院婦科急診中心器材裝備,以培訓醫療人員婦幼照護等專業知能,並另於目標醫院興建太陽能停車場、倉庫及鋪設公共走道等,以完善醫院設施。
(七)協助「國際外科學會」(ICS)執行「人道外科醫療援助計畫」,透過ICS世界總會招募全球優秀外科醫師於高醫大姐妹校Pattimura大學及其附設Haulussy醫院駐點提供醫療服務。
(八)協助「陽光基金會」與「尼加拉瓜兒童燒燙傷協會」合作辦理「燒傷復健專業人員三年培訓計畫」,藉我國NGO在燒燙傷領域的醫療專業,培訓中美洲地區醫護人員協助燒燙傷患身心重建能力。
(九)協助「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辦理「中越小學閱讀推廣教育計畫」,藉籌設閱覽室、規劃更新圖書館硬體設備、採購書籍及辦理圖書管理課程培訓等,推廣閱讀活動及提供越南當地孩童高品質的閱讀空間。
(十)協助「財團法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辦理「新南向政策國家顱顏種子醫療人員培訓」,藉提供獎學金及專業醫療訓練,培訓12名唇顎裂專業醫療人員來臺學習最先進的醫療技術。
(十一)協助「財團法人普賢教育基金會」與「阿彌陀佛關懷協會」執行委員會共同推廣「海外正體中文教學」計畫,於馬拉威、賴索托、史瓦濟蘭及納米比亞提供當地孤兒智識教育及技能培訓等,迄已協助非洲兒童逾8,000人,深受當地政府與人民的推崇肯定。
(十二) 協助「幫幫忙基金會」(Simply Help Foundation)辦理「運送愛心物資至國外艱困地區」計畫,運送布料、玩具、LED燈具組及民生物資等至拉丁美洲、太平洋地區及非洲等待援國家,有效紓解當地物資缺乏問題,深獲當地政府及民眾肯定。
(十三)協助「財團法人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婦女賦權的國際合作案,包括:
1. 亞洲婦女安置計畫-亞洲婦女安置年會;2. 亞洲女孩培力計畫-第15屆Formosa女兒獎暨第5屆亞洲女兒獎頒獎典禮;3. 獎助亞洲女孩教育方案。

三、強化我國NGOs、青年世代參與國際事務能力政府以公私部門合作方式辦理多項青年培訓事宜,以建構我NGOs國際參與能力
(一)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
自98年起推動「國際青年大使交流計畫」,遴選優秀大專院校學生擔任青年大使赴邦交國及友好國家訪問,展現臺灣年輕人的活力與創造力,並藉由新世代觀點宣介中華民國,展現臺灣在國際社會的積極角色。本計畫106年以「臺灣新世代 展望新南向」為主軸,遴選75位青年大使組成3團於8至9月間分赴印度、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印尼及菲律賓6國進行交流研習、志工服務、拜會參訪以及以小型藝文演出宣介臺灣,青年大使表現備受出訪國各界好評,蔡總統於9月20日接見全體團員肯定團員圓滿完成國際交流任務。
(二)辦理國內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
106年分別在臺北及臺中各辦理乙場「外交部106年NGO國際事務人才培訓班」,以「NGO行動-新南向新型夥伴關係」為培訓主軸,共計263位參訓,提升受訓人員國際事務參與能力及興趣,為國際社會做出實質貢獻。
(三)選送我國NGOs幹部赴海外INGOs實習計畫:
106年甄選NGOs重要幹部6名分赴菲律賓、尼泊爾、德國、加拿大及肯亞INGOs實習,就永續農業、環境保護、弱勢關懷及志願服務等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所關注的領域進行實務經驗交流。另於106年12月舉辦「106年度選送國內NGOs幹部赴海外INGOs實習計畫成果發表會」,進一步宣傳及推廣我NGOs幹部赴海外實習的交流成果。

 

  • 相關圖片
    1. 目前我參與之政府間國際組織1
    2. 目前我參與之政府間國際組織2
:::

政治、國防、外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