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
人民
族群
日期:107-03-12    資料來源:內政部、客家委員會、原住民族委員會
.

臺灣住民以漢人為最大族群,約占總人口97%,其他2%為16族的臺灣原住民,另外1%包括來自中國大陸的少數民族、大陸港澳配偶及外籍配偶。

臺灣原住民共有泰雅族、賽夏族、布農族、鄒族、邵族、排灣族、魯凱族、卑南族、阿美族、雅美族、噶瑪蘭族、太魯閣族、撒奇萊雅族、賽德克族、拉阿魯哇族及卡那卡那富族等16族。截至106年底,臺灣原住民人口數為55萬9,426人(平地原住民為26萬2,316人,山地原住民為29萬7,110人),其中又以阿美族人數最多,排灣族次之,泰雅族第3。

現今,由於族群間彼此普遍通婚,族群差異隨時間越來越淡,而且不論原住民或是先後來到的移民,都在臺灣尋找一個新的認同身分,認同這塊土地,把臺灣當成永遠的家,為臺灣的發展貢獻出力量。
 


漢民族



河洛族群


泉州人
來自福建省泉州府的晉安、惠安、南安、同安、安溪等縣,大都從事經商、航行、漁業,信仰原鄉的廣漳尊王、靈安尊王、清水祖師、觀音菩薩、保儀大夫、保儀尊王及各姓王爺等。

漳州人
來自福建省漳州府龍溪、詔安、平和、漳浦、南靖、長泰、海澄等縣,以農作為主,信仰開漳聖王、輔信將軍等。

河洛族群移民臺灣,帶來原鄉的閩南文化,包括姓氏、堂號、建築、禮俗、工藝、戲劇、婚喪喜慶、歲時祭典、宗教信仰、飲食、服飾等,也在臺灣本土化。清代因臺灣移民不准攜眷,很多漢人男子與平埔族群女子通婚,河洛俚諺說「有唐山公,無唐山媽」,可見今天多數臺灣人或多或少應都有平埔血緣。在臺灣發展的河洛族群,接觸、融合了南島文化,以及西洋、東洋文化,在中國文化中又納入了「海洋文化」,逐漸呈現與中國「大陸文化」的差異性。

臺灣屬重商的海島型經濟,河洛人擅長造船、航海、經商,很早就在臺灣進行島內和海外的貿易,並發展出「行」(批發商)和「郊」(商業同業公會)的組織,可見臺灣近數十年來創造的「經濟奇蹟」是其來有自。


客家族群


臺灣客家族群的生活文化,以語言、藝文、飲食及產業分述如下:

客家語言
客家語言腔調因地而異,以四縣腔、海陸腔、大埔腔、饒平腔與詔安腔等五大腔調為主。

四縣腔以桃園市的中壢、平鎮、龍潭、新竹縣、苗栗縣等部分地區及南部六堆地區為主。海陸腔以桃園市的觀音、新屋、楊梅、新竹縣等地為主。大埔腔以臺中市的石岡、東勢、新社、和平區及苗栗縣卓蘭較多客家人使用。饒平腔分布於桃園市中壢、新屋、八德、新竹縣竹北、芎林、臺中東勢及苗栗縣卓蘭等點狀散布各地。雲林縣二崙、崙背、西螺等地客家人則較常使用詔安腔。除了以上五種主要腔調外,還有北部四縣腔、海陸腔交界的「四海腔」,以及永定、豐順、武平、五華、揭西等不同腔調的客家話。

為促進客語傳承,推動客語家庭、客語薪傳師以及透過客語認證、客語生活學校、哈客網路學院和客語卡通等多元學習管道,近年更運用現代化數位科技,帶動全球客語學習風潮。

客家藝文
客家藝文包括音樂、戲劇、舞蹈、工藝、美術、民間陣頭及雜技等,其中以客家戲曲及客家山歌最具代表性。

客家戲劇因客家傳統山居之地緣關係與族群文化特性,發展出與「茶」產業密切相關的「三腳採茶戲」,保留傳統九腔十八調的唱腔及棚頭、撮把戲等演出形式。隨著時代的變遷,也融合四平戲及外江戲等多元豐富底蘊,逐漸改良發展成「客家大戲」。「客家大戲」保有傳統「客家八音」、北管戲曲,以及「三腳採茶戲」丑角詼諧逗趣、活潑生動的喜劇特質,呈現多元文化交融珍貴的無形文化資產,近年來更登上國家表演藝術殿堂演出。

客家山歌源自對當時社會背景與地理環境所產生的感受與情感抒發,客家山歌與小調、八音與說唱皆為客家的民間音樂。近年來,隨著年輕族群投入現代客家音樂創作,透過廣播、電視、網路等媒體的傳播,客家音樂已逐漸受到市場的重視。

客家飲食
客家人因山居生活及不斷遷徙的生活經驗,發展出獨特的飲食文化,「鹹」、「香」、「肥」也成為傳統客家菜順應環境所呈現出的風格,以「四炆四炒」最具代表性;客家米食、茶飲及醃製食品也深具特色。近年隨著生活條件改善、烹調技術的進步及健康概念的推廣,客家飲食文化也透過創新改良,提升其精緻度,並在政府與民間共同的努力下,藉由辦理客家美食活動及餐飲產業輔導等策略,讓民眾瞭解客家飲食文化深厚底蘊,形塑客家美食新印象。

客家產業
客家在人文、建築、歌謠,以及木雕、陶器、服飾、紙傘、美食、觀光休閒等產業展現上別具特色。在美感經濟與體驗經濟引領當代文化產業發展趨勢下,客家產業亦已跟隨轉型,以前瞻視野、在地關照為理念,在商品、服務、場域及行銷等面向上精進,傳遞客家幸福感,同時透過慢食、慢活、慢遊的生活風格,融合客家傳統文化,打造深度文化觀光旅遊,引領客家產業發展,繁榮客庄經濟。 
 


臺灣原住民族


16世紀以前,臺灣是南島語族(Austronesian Lingustic)的家園,諸多同屬南島語族的族群,彼此在體質、語言、文化上各有特色,呈現不同的面貌。

南島語(Austronesian languages)是目前世界上種類最多、地理分布最廣的語言。南島語族的範圍東起南美洲西岸復活節島,西到非洲東岸馬達加斯加島,北至臺灣,南達紐西蘭,涵蓋太平洋和印度洋區域的諸多島嶼,目前總人口數約3億人。

我國政府依照人權保障之精神,依照原住民族基本法、原住民身分法等法律規定之基準,認定原住民族及原住民身分。

目前認定的臺灣原住民族共有16個族,分別為:

1.阿美族居住於花蓮縣、臺東縣、屏東縣的海岸平原及丘陵地,人口約20萬人。阿美族為母系社會,但注重男子年齡組織,每年的年祭歌舞極為隆重而豐富,是東臺灣的盛事。

2.泰雅族居住於北部、中部山區,人口約8萬8千多人。親屬組織以父系為基礎,信仰以祖靈為中心,以紋面及織布技術著稱。

3.排灣族居住於屏東縣、臺東縣的山地鄉,人口約9萬9千多人。排灣族是有貴族與平民區分的階層社會,以長嗣繼承家屋、家名、家產。宗教信仰以創造者與祖靈最為重要,許多排灣部落有極為隆重的「五年祭」。

4.布農族居住於中央山脈兩側,有部分族人往東遷至花蓮、臺東,往南至高雄山區,總人口約5萬7千多人。布農族有複雜的父系氏族組織,著重小米祭儀,並以祈禱小米豐收歌(Pasibut-but)聞名於世。

5.卑南族居住於臺東縣卑南鄉一帶,人口約1萬3千多人。卑南族為傾向從母居的社會。部落中有男子青年會所與少年會所,並有井然有序的男子年齡組織。祭典以每年的年祭「大獵祭」與「少年猴祭」最著名。

6.魯凱族居住於臺東縣卑南鄉、屏東縣霧臺鄉、高雄縣茂林鄉,人口約1萬3千多人。魯凱族也是有貴族與平民之分的階層社會,但以長男繼承家。祭祀時最主要是祭拜天神與祖靈,傳統上極重視小米收穫後祭。

7.鄒族居住於嘉義縣阿里山鄉及南投縣信義鄉,總人口約6千6百多人。鄒族有大、中、小階層複雜的父系氏族結構,並以大社的男子集會所是政治與宗教的中心。戰祭(Mayasvi)為最隆重的祭典。

8.賽夏族居住於新竹縣與苗栗縣交界的山區,分為北賽夏、南賽夏兩大群,總人口約6千5百多人。賽夏族為父系社會,重視姓氏組織,並以兩年一次的矮人祭最富盛名。

9.雅美族(達悟族)居住於臺東縣外海的蘭嶼,人口約4千5百多人,為臺灣原住民族中唯一沒有「獵首」的民族,發展獨特的海洋文化。雅美族為父系平權社會,以春夏之間的飛魚季與飛魚祭著稱,早期與菲律賓巴丹島往來密切,語言相當接近。

10.邵族居住於南投縣日月潭一帶,大部分聚居在稱作德化社的日月村,少數幾戶定居在水里鄉大平林,戶數大約60餘戶,人口數約776人。宗教信仰核心為「祖靈信仰」,並保有女祭司shinshi(先生媽)的傳承制度,以作為祭祀最高祖靈和氏族祖靈的執行者。

11.噶瑪蘭族原居蘭陽平原,後移居花蓮縣豐濱鄉新社地區,是臺灣10個平埔族中漢化最晚的一個族群,人口約1千4百多人。該族是母系社會,子女從母居,名字亦採行連母名制。在部落中,根據年齡長幼有不同的地位和職位,主要為成年男子、未成年男子和婦女等階層。屬於靈魂崇拜的民族,主要是祖靈信仰。

12.太魯閣族大致分布北起花蓮縣和平溪,南迄紅葉及太平溪這一廣大的山麓地帶,即現行行政體制下的花蓮縣秀林鄉、萬榮鄉及少部分的卓溪鄉立山等地,人口約3萬多人。為一父系的小家庭組織結構社會,在家庭或親族間均以男性權威為主。太魯閣族人的傳統宗教信仰是祖靈信仰,祖靈會庇祐子孫的條件是所有子孫必須遵從祖先所遺留下來的習俗、教訓和規範,也就是祖先的“gayan”。

13.撒奇萊雅族的飽干(Cipawkan)系統自稱為「Sakizaya」,達故部灣(Takobuan)系統則自稱「Sakidaya」。噶瑪蘭族稱其為「Sukizaya」,撒奇萊雅族原來分布在奇萊平原(花蓮平原)上,範圍相當於現在的花蓮市區,花蓮舊稱「奇萊」,是阿美族稱其為「Sakiraya」擷取「kiray」的音而來,人口約885人。Sakizaya一詞意義傾向「真正之人」,是特定的一群人,使用的語言亦稱為「Sakizaya」。撒奇萊雅族的語言與周圍的其他阿美族部落如Natawran荳蘭等不同,兩者間的差異程度幾已達到無法溝通的地步。

14.賽德克族從泰雅族分離出來,其民族之起源地、語言、民族遷移等文化習俗,均與泰雅族不同,但同樣是居住高山、狩獵火耕、崇尚出草的民族,惟兩族間語言幾乎無法溝通。賽德克族目前大多分布於南投縣仁愛鄉,目前估計約有9千7百人左右。部分分布於花蓮縣秀林鄉、萬榮鄉與卓溪鄉等地,以中央山脈白石山腰的一棵巨大石柱為祖先發祥地,在南投仁愛鄉濁水溪上游的祖群,又可以分成「土魯閣(Toroko)」、「督達(Daudar)」、「德古搭雅(Derqudaya)」3個社群,後者一度勢力最大,但日據時代因為發起霧社事件被誅反而人口最少。

15.拉阿魯哇族(Hla’alua)由排剪(paiciana)、美壠(vilangan)、塔蠟(talicia)、雁爾(hlihlara)4個社組成,主要聚居在高雄市桃源區高中里、桃源里以及那瑪夏區瑪雅里,約計有361人。拉阿魯哇為自稱,其意不可考。

16.卡那卡那富族分佈於高雄市那瑪夏區楠梓仙溪流域兩側,現大部分居住於達卡努瓦里及瑪雅里,人口數約有320人。卡那卡那富族的社會組織以父系為主,祭儀活動則以「米貢祭」與「河祭」為主。

另有一群在歷史上同屬南島語系民族的族群,由於多數住於平原之上,過去曾被稱為「熟蕃」或「平埔」;平埔族群長年深受外來文化影響,屬於南島語族之文化特徵相對較為欠缺。例如1903年臺灣總督府所提「蕃政問題意見書」就有提到「所謂熟蕃,百年前即已漢化」。

由於平埔族群語言多未能妥善傳承,認定其族群分類較為不易,各家學者亦因此多有出入,尚未形成通說,但大致仍可分為:噶瑪蘭(Kavalan)、凱達格蘭(Ketagalan)、道卡斯(Taokas)、巴宰(Pazeh)、拍瀑拉(Papora)、巴布薩(Babuza)、洪雅(Hoanya)與西拉雅(Siraya)等8族,另埔里地區的噶哈巫(Kaxabu)、臺南高雄地區的大武壠(或稱大滿,Taivoan)以及屏東平原的馬卡道(Makatau)等族,也積極爭取被認定為獨立的平埔族群分類。

平埔族群雖然尚未獲得法律認定渠等民族身分,但政府仍然主動提供語言、文化復振的措施,積極協助平埔族群傳承南島民族的文化內涵。
 


戰後移民


民國37年至44年間,大批軍、公、教人員及少數民間人士隨著政府遷臺。這批移民及其後代即民間慣稱的「外省人」,透過通婚與就業,融入臺灣飲食文化、文學、政治等各個領域,處處可見。

外省人男性和臺灣各族群婦女的通婚情形相當普遍。這使得第二代外省人與其他族群間的文化疆界,除語言及腔調仍可供辨識之外,已逐漸模糊。

「外省人」移居臺灣,改變了臺灣的社會生活與文化語言面貌,影響最具體者莫過於眷村流傳之飲食文化,如豆漿、燒餅、油條、饅頭、包子、蔥油餅、牛肉麵、紅油抄手、湖州粽子等。

來臺外省人除少數從商、從政者,多無恆產,為改善困窘的生活,多半鼓勵子女透過教育爭取社會地位,形成了早年許多外省第二代努力考取公費留學,負笈他鄉深造。因此,臺灣早年留學生文人中不乏外省第二代作家,眷村文學更在臺灣文學中獨樹一格,藉由紙筆披露獨特的眷村生活經驗,並被搬上銀幕及螢光幕,在眷村第一代逐漸凋零,眷村大批改建,雞犬難再相聞的今日,已成為研究眷村文化的重要依據。

中國的精緻文化也透過戰後移民帶來臺灣,比如在國立故宮博物院展示的世界級文物,或者京劇(以前稱為平劇或國劇)等。臺灣的中國研究,特別是儒家思想、中國文化與古典文學,由於國家研究機構的鼓勵,而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事實上,外省人定居臺灣已超過半世紀,不僅打破族群的疆界,並為臺灣文化注入新血。戰後出生的第二代也已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與臺灣共存共榮,成為創造臺灣文化的一分子。
 


大陸港澳及外籍配偶


臺灣地區自解嚴以後,隨著政治民主化、經濟自由化、社會多元化的發展,以及全球化與國際化的帶動下,國人與國際人士互動交流機會頻繁,與大陸籍及外籍通婚的情形日益普遍,這些臺灣媳婦及女婿,落地生根,成了臺灣的新住民。

根據內政部統計國人與外籍人士結婚,自民國76年1月起至106年12月底止,大陸、港澳配偶及外籍配偶共計53萬512人,其中以大陸、港澳配偶為大宗,達35萬3,684人,占該人口數之66.67%,其次是越南籍配偶10萬418人,占18.93%,印尼籍2萬9,451人,占5.55%為第3,另泰國籍有8,703人,菲律賓籍9,075人,柬埔寨籍4,300人,日本籍4,750人,韓國籍1,600人等。
 

:::

土地與人民